每日赏阅
新浪微博
微信
当前位置:每日赏阅网 » 人物

习作:小说不需要现实但是需要真实


主旨:情节:☆    新意:
角色:★   文笔:★ 情感:


点评编辑:羽蒙

编辑介绍:萌芽论坛资深编辑。



英雄


我已经被困在这里足足有一个世纪那么久,可缆车还没动弹,这一个小时过得实在太漫长了。真不明白我为什么要勉强自己跟他们来滑雪,还遇到了这档子事。更倒霉的是他们七个都在前一趟缆车里,身边的另外七个人我一个都不认识。


我回过头,摘下手套,用食指在窗子上画了个小洞想看看前面缆车里的状况,玻璃窗上还完完整整的蒙着水汽,他们好像完全无暇顾及自己以外的事情,即便是现在这样的局面。缆车下的冷杉盖着厚厚的雪盖,在下层显出些微的墨绿,层层叠叠绵延至视野尽头,看起来已不那么扎人。我收起手把水在裤子上抹干,把衣领和帽子裹紧,又带上了手套。食指告知我外面有多冷。


我闭上眼睛以保存体力。


点评:开篇给人的印象一般,没有给读者很想继续读下去的欲望。


果然又想起她了,她的笑脸浮现在眼帘。自从上次分别,我每一闭上眼睛,她总会出现在脑海里,也许我真的爱上她了。


点评:这一段与文章的情节和内容都无关,建议删掉。想写出有质感的作品,就要懂得取舍得当。


耳边的谈话声突然射向我,我睁开眼睛。坐在对面的男人浓密的胡子在跟着嘴唇盍动。我一直都想留这样铺满面颊的络腮胡,好让自己看起来更狂野更具男子气概,或许也更保暖。


“你还笑什么笑?”他又说了一遍,两条同样浓密的眉毛在眉头撞弯,“这都什么时候了!你他妈的怎么好像一点都不了解状况。”


“不好意思,我刚刚在想其他事情。这种情况,就算着急也……”我盯着他的眉毛,他看起来有点生气了,我停止了神游,意识到自己脱口而出的道歉有点不爽。


“注意语言,先生们,注意!”坐在我对角线位置的一位看起来四十岁左右文绉绉的先生探出身子,说着用眼神示意胡子男缆车里还有孩子。


男孩的母亲敞着防风衣,把手插在衣兜里裹抱着瘦瘦小小的他,坐在胡子男和语言先生之间。男孩明显比刚坐上缆车那会安静多了,腿还在打颤。母亲别过头隔着男孩冲着语言先生轻声说了句,“谢谢,谢谢。”显然她现在并不太关心什么语言。嘴里嘟囔着什么,脸上印着显而易见的悔意。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胡子男又问了一遍,问同在缆车里的另外七个人。不同于另外七个人,胡子男已全副武装,看来应该是自带装备的专业滑雪爱好者。从他的滑雪板来看也不难得出这个结论。“我们被困在这有多久了?这他……”他瞟了一眼男孩,眼神扫了一圈接着说,“这完全毁了我今天的计划。”他转过头用手套蹭蹭侧面窗子上的水雾往下看了看。


刚坐上缆车那会儿我的手机就被冻关机了,另外几个人也没有要拿出手机联系滑雪场管理人员的样子。我从怀里掏出手机,想再开机一次看看。一股冷气跟着手一起冲进怀里,我打了个冷颤。


“你的手机还能用?”坐我旁边的姑娘说,随之,一股哈气在我手机屏幕上形成一道水膜。


车厢里的视线热切地聚向我的手机,搞得我有点紧张,“啊?我试试看,刚刚已经冻关机了。捂了一阵子,看看它有没有感受到我的体温。哈哈。”坐在我这一侧的另外三个人像是一起来滑雪的女大学生,她们戴着同款可爱的北极熊保暖帽,中间那个眼睛已经有些红了。


那个母亲也探过头来,看着我的手机说,“真的吗?啊?真的吗?快给他们打电话,快点,孩子冻得一直在抖。你看看,嘴唇都冻紫了。快给他们打电话!”她显得有些憔悴,声音也在发抖。


我真后悔把它拿出来,因为它闪了一下,就又关机了。“抱歉,还是不能用。”


“我从来都不会带手机,因为根本没用。那三个姑娘的也是,在这手机就像木头一样,没什么屁用。”胡子男得意地说。


看来在我走神的时候错过了不少对话。


坐在中间的那个女学生终于哭了出来,哽咽着说,“这都快……两个……两个小时……了,怎么……还……还没动静,我的脚……脚都快……感觉……感觉……不到了。呜呜呜……”她的两个女伴转向她,一起将她抱住看起来也很无助,轻声地安慰她,“别怕别怕,还有我们呢。”三个女孩互相看了看,没再说什么。


的确,我的脚也有些发麻了,脚趾只能艰难地试着翘一翘以确认它还是我的。而且,这座位显然不适合久坐。


语言先生接着说,“姑娘们,请不要担心,估计是哪里的电线被雪压断了,应该马上就能修好的。不要哭,要保存体力,维持体温,等待救援。千万不要这么绝望,万万不可。”


眼看着,那个母亲的泪腺也开始溃堤,她吞了一口泪水,又马上擦干。把男孩抱得更紧了。


胡子男更加急躁了,一边搓手一边向外张望。“这他妈的等下去也不是办法,啊哎,这样不行啊。我们得想想办法,等下去肯定他妈的不行。”


语言先生没再说话,其他人也是。


“这太高了,没有办法。不在这等还能怎么办?飞下去吗?”我有点气馁地说,我现在只想闭上眼睛,就像斜对角的语言先生说的那样尽可能多的保存一些体力,等待救援。


胡子男兴奋地看向我,“对,我从刚才就在想,也许我可以在这跳下去,直接用我的滑板滑到山下,去看看到底是他妈的怎么回事。然后投诉这家他妈该死的滑雪场。问问他们怎么这么久还不开始救援或是解决问题。”他有点得意的说,但得意中还掺杂着些许的不安。


我不知该怎么回答他,应以沉默,附带一个苦笑。


四个女人转向他,用与刚刚看我手机时相同的目光,点燃了他,“真的吗?太好了,你是我的救命恩人!”那个母亲说,“我儿子嘴唇都冻紫了,谢谢你,您多久能回来救我们?多久?谢谢您了!”显然他也点燃了她。


胡子男更加得意了,正试着打开缆车的门,“我看看,也许四十分钟吧,看起来坡下面树比较多,很难提速,不过没多大关系。”


我用胳膊肘擦了擦水汽,缆车离地面看起来大概三四米的样子,跟电视里的极限滑雪比起来好像也不算太高。雪应该也能很好的起到缓冲的作用。但还是有点担心。


三个女大学生关切地说,“请注意安全!小心点,一定要回来救我们。”眼里充满了感激,还带着泪花。


我略带不屑的扬起嘴角想要阻止他。


“把你们的命运交给我吧,我终于也能当一把英雄。”胡子男起身,绑紧身上的装备。


“嘿,听我说,这样太危险了!你不知道下面是什么情况。”


“我是高手。”他向我挤了下眼睛,然后戴上护目镜。


语言先生冷笑了一声。


胡子男打开门,一阵刺骨的寒风迎面涌入,从鼻子、眼睛、嘴和耳朵灌进胸口。他向前迈了一步,滑板在我面前划出一道弧线,然后整个人消失在了寒风之中。我伸出的手只攥住了冰冷的空气。风嘭的一声将门甩上,母亲赶紧把寒风关在外面。


“这个傻逼,怎么还真跳下去啦!”语言先生有些慌张地说。


七颗头聚在门窗一侧,向下张望。一个人形雪坑边沿正在下陷,最后变成一处凹陷。雪将他吞没,然后风吞没了他的声音。


“是你们杀了他,你们这些凶手!”我恶狠狠地说。我收回身子,耳朵里一阵嗡鸣,仰在靠背上,闭上了眼睛。眼帘浮现一个坍塌的人形雪坑。至少有那么几十秒他真的觉得自己能救大家一命,有那么几十秒也真的有人相信他能救大家。可却没有一个人愿意忍受冷风打开门再多看他一眼。


点评:情节的推进还是比较自然的,只是部分地方不太符合实际,小说不需要现实,但要真实。


大家好,这里是东京远洋滑雪场。经过3小时28分紧急救援,由积雪导致的高压线崩断问题现已得到解决,救援人员正展开着如火如荼地救援行动。

远洋滑雪场对事件上报的拖延和隐瞒势必要被追责。正如大家所看见的,现场一片混乱,得到救援的178人身体,尤其支干均受到不同程度的冻伤,1人死亡。据调查,死亡原因疑是受害者与同缆车的犯罪嫌疑人发生言语冲突,嫌疑人将其推下缆车被雪掩埋窒息所导致的冲动杀人。嫌疑人已被警方控制,疑有精神病史,事件正在进一步调查中,死者身份尚未查明。在我身边的这位是与受害者和嫌疑人困在同一趟缆车中的作家先生及川繁谷,那么,及川先生,被困在缆车中的这几个小时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呢?”


“你好,这是一场完全超出缆车里另外6个人意料的意外,起因是受害者对嫌疑人先生的语言侮辱,他们俩都坐在靠右门侧,嫌疑人先生当时在笑,他对嫌疑人的精神状态进行谩骂,说他是精神病患者,这种情况还在笑。嫌疑人一度非常激动,但被缆车中的另外几个人劝下了。可两人口角不断。最后,在受害者打开缆车门小便时,趁其不备将其推下,他还喊着说反正自己也快要被冻死了。事情发生的实在太快了,我们都来不及反应。也许,我本可以救他一命的。真的对不起。”


“好的,刚刚您听到的是及川繁谷先生对事件的陈述。你好花冈杉杉女士,请问,花冈女士。”


点评:“花冈女士”后面应该有记者的提问,不知作者是忘记写了还是不小心删掉了,还有文中的“支干”中的支应是肢,写完一定要记得审文啊!


“是的,那个凶手,他有精神病,他一直在笑。他把我的孩子吓坏了,我只是带着孩子来滑雪,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这太没有人性了。我亲眼看见他把他推下去的,他就那样举着手。一个生命就这样平白的没有了,他必须要受到制裁,太可怕了,太可怕了。”


“同缆车的还有东京大学的三位女学生和花冈女士的儿子,由于冻伤严重,已送往医院救治,据悉,四人皆因嫌疑人的犯罪举动受到不同程度的惊吓。现在是下午四点五十五分,东京新闻为您跟踪后继报道。”


高处看雪,你永远看不出雪深。举目望天,天总比你望见的更远。人们难以探知死者的真相,而活着的人,就更加难以揣摩。


点评:末尾点明主旨,还是不错,只是这部分的情节跨度有点大,建议可以在前面适当埋一些伏笔。


作为一只单身汪,我只想说,日子还长,总有人陪你看夕阳。


点评:结尾点明了文章的主题,还不错,不过最后的“单身汪”有些松懈了,不太符合本篇文章的整体风格。



总评

第一,主旨较鲜明,讽刺了当代社会的一些“看客”,题材也稍显新颖。


第二,情节设计方面有些不太符合实际。因为我说“是你们杀了他,你们这些凶手!”,一车人诬陷“我”,文中“我”的七个朋友和“我”还没有体现出反抗,这是有些不符合实际的。建议在文中适当加一点相关情节,使故事更加饱满。


第三,语言表述有些前后矛盾。开头说“这一个小时”,后面说一上缆车手机就冻关机了,不知“我”得知时间的来源在哪儿?建议作者写清楚。


第四,有一定的人物刻画,不过还缺少一些情感的渲染,少了些许感染力。


「习作」

习作类别的稿件,指的是可以得到审核老师点评的写作练习稿,以来检测作者自己写作水平。也欢迎大家对此类稿件进行刁钻严肃的点评,以让作者在写作方面有更多的提升!


更多精彩文章请查看原文链接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