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赏阅
新浪微博
微信
当前位置:每日赏阅网 » 历史

清华才子和北大诗人,谁更会撩妹?

80、90年代的青春是什么样子呢?

大概就是,女生喜欢会踢球、打架、弹琴的男生,一堆人便开始穿上球鞋,天不亮就往足球场窜;或省吃俭用,向家里死缠烂打,凑够了买一把吉他的钱,从此踏上会弹吉他的骚年的不归路。

高晓松就是其中一个,在新的一期的《晓年鉴》中,他讲到了那个向父母要钱买乐器,弹吉他,组乐队的1990年。

那时在清华大学校园歌手常常聚集的东操场,每个星期五都会有来自北京各校的学生,也不管操场上脏不脏,席地而坐的他们便开始炫技。


清华才子和北大诗人,谁更会撩妹?


当清华大学的校园民谣早已引得无数女孩尖叫时,对门的北大学子却因女同学太多,早就把琴抛到一边,抱起了美人。不过,虽然北大的男生们玩吉他没玩出什么名堂,但北大的诗人们可是出了名的讨女孩子喜欢。

那时候,海子的诗歌,罗大佑、崔健的音乐卡带,无论是诗歌还是吉他单音,混合着喷薄欲出的荷尔蒙,它们牢牢地抓住了姑娘们柔软的目光。




01

宋柯一人“独占”清华九成姑娘资源


弹琴唱歌成为一种泡妞利器,其实清华大学的宋柯可以说是引领这股风潮的前辈之一了。

那时在清华校园内流行一本吉他教材,蓝色封面,被大家称为‘小蓝本’,里面全是中文和英文老歌。

翻过一页一页的小蓝本,每天在宿舍楼道内苦练琴技,那个曾经怀疑自己五音不全的宋柯,没想到自己竟然有一天也会能写出歌来。

有次,他无意间看到了清华校刊上一首诗词,或许是歌词触动了宋柯的创作灵感,宋柯便把它作为歌词,创作出了人生第一首歌曲《日晷》。

没想到,这哥们还挺厉害,第一首歌便收到了良好的反响,不少女生便开始在学校的各个角落里堵着,只为偶遇校园男神。


清华才子和北大诗人,谁更会撩妹?


尝到了创作歌曲的甜头的宋柯,心里便不再给自己打退堂鼓,也就更加坚定了自己写歌的信念。大三时侯的他,一口气又写出了《一走了之》,风靡了整个校园。

后来,这首歌还作为毕业晚会的保留曲目,一届一届地传唱了下来,风光程度堪比校歌。

那时,清华的女生喜欢又会唱歌,还会弹琴的男生。而宋柯是清华校队的主力后卫,而且弹琴唱歌可是唱到中央电视台去了。这无疑不让宋柯在“狼多肉少”的校园里快速收获了爱情,同时也成为了众多男生羡慕嫉妒的对象。

大批不甘落后的理工宅男在雄性荷尔蒙的鼓动下纷纷拿起吉他,走上了文艺青年的道路,学弟高晓松就是其中之一。后来,他评价宋柯在清华的桃花缘时,曾调侃道:“宋柯特别有范儿,他一人就占据了清华姑娘资源的90%!


清华才子和北大诗人,谁更会撩妹?




02

北大诗人的撩妹技能就是“没有技巧”

当清华的男生们因为女生太少,争分夺秒地修炼自己只为抱得美人归时,北大的少年们很早都不用这个小伎俩了。从来不缺女神的他们,即使毫无作为就有美人向前扑。

从1977年恢复高考以来,北大中文系一直是诗人窝。而这个“诗人窝”里的北大诗人们也成了学校能说会道,自带“撩妹”光环的风云人物。

83级的北大诗人中,有个笔名叫“麦芒”的北大本科生,虽然在83级诗人中年龄最小,但却最会撩妹,而他撩妹的技能就是“没有技巧”。

据说麦芒平时读书不用功,但却能逢考必过;象棋、扑克无所不精,麦芒曾与同班孔氏庆东联手,可以说是打遍北大,毫无对手。


清华才子和北大诗人,谁更会撩妹?


如果说,北大的诗人窝里有品行端正的道德君子,也有伤春悲秋的忧郁王子,那麦芒绝对是唯一一个诗人中的浪子。

麦芒起初迷恋旧诗,也写旧诗,后来受臧棣感染,才把精力转入新诗。他还自创了一个诗体,以首行的部分为题,在正文中将取作标题的部分以省略号代替,别有情致。

麦芒的诗自有一种浪子的风华和潇洒,但在骨子里的是一种无言的深情。这和他的为人基本没差。从本科起,麦芒就留了一头秀丽乌黑、令女生嫉妒的长发。他那一甩头的潇洒,不知让多少北大女生的眼中冒桃心。

“浪子”麦芒几乎从不会为女生的攻城略地有丝毫动摇,按兵不动加无情拒绝是他对待妹子一贯使用的方式,也正是因为这样,麦芒也才有了“北大校园里最无情的少女杀手”之称。


清华才子和北大诗人,谁更会撩妹?




03

海子:教室的角落里突然传出的表白

或者这就是诗人的世界,浪漫中夹杂着理想化,他们一定要遇上喜欢的人,才会放下那高高在上的骄傲。

而和麦芒相比,同样也是北大诗人窝数一数二的知名人物的海子却幸运很多。因为诗歌,他早早地就碰到了自己喜欢的初恋。

1979年9月份,背着厚重的行李的15岁的海子,到北大法律系报到的路上,一眼瞥到书店内那醒目的标语“人,诗意地栖居”。那时的他,忘掉了从安徽到北京一路颠簸的疲惫,冲进了这家书店,贪婪地捡起了自己的文学梦想。


清华才子和北大诗人,谁更会撩妹?


在大学里,海子展现了自己强大的阅读能力,他经常泡在图书馆,小说、散文、诗歌、哲学,都是他阅读的对象。当然,这也不可避免地为海子创作诗歌提供了文学基础。

当时的北大有着浓重的诗歌创作氛围,做什么都比不上作诗。海子的室友刘广安就是其中一个,他写的诗被同学看到后在寝室朗读,然后被品头论足。自认为文笔不错的海子,也想试试自己能不能写诗。

结果,这一试却打开了海子诗歌创作的大门,也让海子成为了众多女生默默关注的诗人。

1984年的秋天,那一年,刚从北大毕业的海子在中国政法大学教书,而整个大学期间的诗歌创作早就让海子小有名气。

一次常规的课堂读诗环节后,海子问起了学生们喜欢的诗人。正当大家各抒己见,搬出了古今中外不计其数的大诗人后,教室的角落里,突然传来了一声:“喜欢海子的诗”。


清华才子和北大诗人,谁更会撩妹?


就是这样,海子因为诗歌迎来了并没有天长地久的初恋。




04

以“斗琴”为名的草坪大战

89年,无疾而终的爱情成为了压垮海子的最后一根稻草,年仅25岁的他,留下了五封真相不明的遗书,在山海关卧轨自杀,匆匆告别了人世。

北大的诗人们正吊唁着学长时,清华那堆搞音乐的文艺青年们,或许只是在闲暇之余为伟大诗人的逝去偷偷叹了一口气,更多的时候,他们在鼓捣自己的音乐。

那一年,高晓松在足不出户的日子里终于创作了人生的第一首歌曲,这也更加坚定了他要做音乐的念头。1990年,高晓松被追捧为最有才情的校园歌手。

据他回忆说,每逢周五,清华大学的东操场上总是聚满了北京各校的学生们,包括琴技比拼,当然也包括想弹给女生听。


清华才子和北大诗人,谁更会撩妹?


那时候,高晓松这些校园歌手称这样的聚会叫“查琴(斗琴)”。东草坪在夏天热闹的时候有十几拨人,那时谁能把女同学争取来最多谁就最牛,这就不可避免容易引起“草坪大战”。

查琴的文艺青年中,要是真的有两个人对上了眼,小年轻们也不管盛夏的树木下,深夜劳作的蚊虫在大腿上叮了多少个包,甚至能整整斗一晚上,你一首我一首地唱上一百多首歌,就看谁最后唱不出来。

作家洛兵在回忆他在北大的经历时说:“其实去东草坪主要就是为了斗气,就是为了斗出一个谁最强,打架斗殴、争风吃醋是经常的事。”

如今提到写诗,提到弹唱,可能很多人会嗤之以鼻。


这是一个不再崇尚诗歌的年代,至少远远没有上世纪八九十年代那般疯狂。这个时代里,一部分男女在社交软件中凭借着甜言蜜语收获速食爱情,剥开了糖衣后,只剩下了空壳。

而那些白衣飘飘背着吉他的少年,早已在校园里蔚然成风,他们不再成为校园女生追逐的对象,取而代之的是那些出现在屏幕上唱跳俱佳的小鲜肉。


1990年,除了象牙塔里的青春时代,这一年还发生了那些大事呢?快来收听新一期的《晓年鉴》吧?

清华才子和北大诗人,谁更会撩妹?

相关报道